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真光 的博客

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胜过“三体”, 超越常态的未解之谜? 你准备好了吗?  

2017-05-17 08:01:38|  分类: 趣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75年 辽宁抚顺大壮乡马头村。

刘文平和张建平坐着北京吉普,沿着破旧的山路艰难向山上的村庄走去。

从晚上七点在抚顺火车站下车到现在,车子已经颠簸了超过6个小时。

车外两旁大山连绵,乌云遮天蔽日,四面无光。

只有车灯勉强照亮前面的土路,还有轮胎发出的一点声音,让刘文平他们知道自己仍在人间。

刘文平和张建平的目的地,刚刚出了一件案件,一个叫陈志杰的知青被杀,其它细节并不清楚。

马头村村长董卫国坚持让刘文平他们连夜赶到马头村,理由是:“白天我们恐怕上不去那里。”

具体原因董卫国并没有在电话里吐露。

车子接近马头村时,已经是后半夜一点。

两个男人已经等在土路中央,一个四十多岁,一个五十多岁。

岁数大的就是马头村村长董卫国,岁数小的是马头村会计王援朝。

四个人简单寒暄了一下后,董卫国就开始带着他们向山顶走去。案发现场,就在山顶的一片空地上。

此时天上电闪雷鸣,风吹动山上黑色的密林,发出让人不安的响动。

四周的黑暗,让刘文平和张建平有些紧张。

刘文平他们四个人,沿着山路向上爬去。董卫国和王援朝保持着沉默。

半个小时后,四个人翻过一个山丘后,昏黄的马灯照射下,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平地,刘文平隐隐约约看到平地四周都被一米多高的水泥柱子围上了,平台正前方一栋古式建筑被整个扒倒,但刘文平仍能看出来,这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庙门。

董卫国指了一下平台,说道:“到了,就在这。”

平台背靠着黑暗的山崖,几个人爬过了庙门废墟后,看到前面还有三个建筑,中间一个建筑已经彻底被推倒了,刘文平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发现前面一个黑色的圆球,竟然是一个一米多高的巨大人头雕刻,人头横躺在地上,面皮全被撕下,只有巨大的类似肌肉的轮廓雕刻在脸上,双眼也被人扣掉,两个黑漆漆的大洞,却似乎仍然在看着刘文平他们。

刘文平感到四周突然起了一阵阴风,忍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人头的后面残存的庙门上面挂着一副对联:“恶鬼缠身食尽肉,白骨累累警世人。”

横批是:“不分善恶”。

王援朝看到那个人头,脸色立即变了,突然跪了下来,开始磕头,旁边的董卫国立即喊他站起来:“干什么,王援朝!咱们是无产阶级农民,不信鬼神,当着北京同志的面,竟他妈给我丢脸,起来!”

王援朝回头看了一眼刘文平他们,仍然朝着那个人头拜了三拜,嘴里还嘟囔了几句什么,才站起身来。

董卫国脸孔让昏黄的马灯照着,脸色也并不好看,董卫国转头指着人头说道:“这是解放前一座破庙,几年前破四旧都给砸了。”

“里面供奉的是什么神?”

“七郎神……据说是古代十大邪神之一……我们马头村前面有条河,叫马头河,据说是马脑袋砍下来后喷出来的鲜血流成的,所以是个邪恶的地方,只能靠邪神保护,后来破了四旧后,村里出了一些事情,村民迷信,认为都是我们砸庙,得罪了七郎神造成的……我们只能半夜上山,也是怕村民知道了闹事……”

“这四面立的水泥柱子是干什么的?”

“……按照乡政府的安排……这里要改成气象所,外面那些水泥柱子,就是作围墙用的,但半年前施工进行了一半时,我们村丢了两个女知青,有村民就到镇政府去闹,说是砸了庙造成的,工程就停了。”

“死去的那个陈志杰,尸体在哪?”刘文平问道。

董卫国听到刘文平的问题,脸色一下子变得特别难看,说道:“就在后面……”说到这里,董卫国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转头向山后走去。

绕过了那三栋建筑,后面一片小空地,已经几乎被茂密的杂草覆盖,山洞石壁上,一道破旧的铁门,锁住了一个小山洞。

董卫国指着那个山洞说道:“你去看一眼就知道情况了,刘同志。”

四面阴风阵阵,刘文平深吸了一口,拿过了马头灯,走到了铁门跟前,铁门上面布满了锈迹,但很厚实,门上有一个方形的观察孔,大约半个人头大小,刘文平拿起马头灯,向里面照去,立即刘文平的冷汗就流出来,同时感到自己的手臂在微微颤抖。

洞里面很浅,只有不到三米的样子,一具骷髅,外面套着肥大的绿军装,里面穿着白色的衬衣,整个衬衣和军装胸前的位置,都被鲜血染红了,陈志杰应该是被人割断脖子上的动脉死掉的。

衣服四肢的位置手骨脚骨都露在外面,软组织已经彻底消失,两只鞋歪在一旁。

骷髅头顶还带着军帽,军帽下头发掉落下来,覆盖在头骨上,洞内一股强烈的潮湿混合着尸臭味道,尸体的衣服下面的肉体已经彻底腐烂干净了,衣服空空的向下帖着,能看清整个骷髅肋骨盆骨什么的轮廓,昏黄的马头灯光照在骷髅空洞的眼眶里,骷髅似乎也在看着刘文平。

陈志杰看着剩下的一堆白骨,和七郎神人头后面的对联,不谋而合。

刘文平深吸了两口气,回头对董卫国说道:“门怎么没有打开?”

“……打不开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刘文平惊讶的回头问道,“为什么打不开?”

“你向下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刘文平努力把头向下看去,看到门口放着一个巨大的水泥柱子,堵在门口,门只能向里面开,水泥柱子挡住门口,只能打开能伸进手掌的一条小缝隙。

董卫国在一旁说道:“刘同志,现在你知道这个案子奇怪在什么地方了吧?……这么大块水泥柱子,又堵住门口,里面的人出不去,外面的人进不来……看这个水泥柱子的大小,最少也有两三百公斤,你说是谁挪到屋子里,把门从里面堵死的呢?”

张建平在一旁说到:“会不会是这个陈志杰自杀?”

“自杀也行,可他也挪不动这么个大柱子?这个事情要是传到村子里,村民肯定要炸锅。”

董卫国说到这里,一旁的王援朝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这还用问,人哪有这个神力,一定是七郎神显灵,恨我们砸了他的庙,就拿柱子困死这个陈志杰,还有那两个出事的女知青,一定也是七郎神给害的!”

这时候,天上突然又是一个闪电,风立即大了起来。

屋子里面陈志杰变成的骷髅,也随着闪电猛地闪动了一下。

刘文平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刚才看那副对联,上面说什么白骨什么的,有什么具体含义么?”

“有!”陈志杰抢着回答道,“老祖宗传说,谁得罪了七郎神,七郎神就会哄骗那人上山,然后一转眼就把他给吃了,只留下衣服和骨架,警告剩下的活人,不要和他作对!……就像这个陈志杰一样……”

“那两个女知青也被这个七郎神给吃了么?”

董卫国刚想回答刘文平的问题,突然脸色变了,看着山下不远处,说道:“坏了,村民上来了……一定有人走漏了消息。”

刘文平听到董卫国的话,也向山下方向望去,果然距离两三百米的地方,看到了十几个火把。

张建平在一旁小声对刘文平说道:“这帮村民不会袭击我们吧?”

刘文平也感到有些紧张,没有说话。

这时已经有速度快的村民到了庙门口,在那喊道:“村长!你是不是带外人进到七郎庙了?”

董卫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回头看了一眼刘文平,说道:“有我在这,不会有事。”然后回喊道,“谁让你们上山的?”

刘文平他们几个人到了庙门口,看到前面已经站了上百村民,都举着火把,冷冷的看着刘文平,有人已经跪了下来,一边念念有词,一边开始跪拜。

领头一个村民说道:“村长,我们听说陈志杰尸体变成白骨了,是不是?”

董卫国犹豫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会计王援朝却突然哭着喊道:“七郎神显灵了!陈志杰,被他给吃了!

这下子村民一下子乱了起来,大部分人立即跪了下来,还有人恶狠狠盯着刘文平和张建平,问道:“村长,这两个外人是谁?难道又是要来拆庙的么?”

“要是再拆庙,我们就都活不成了!”

“打死他们两个狗日的!”

下面就有人要动手。

刘文平和张建平立即紧张起来。

董卫国一看形势不好,立即往前走了几步,喊道:“胡闹!……我看谁敢动手?!……这两位是北京派来调查的同志,你们谁要是敢碰他们,我就给你们抓起来,送大牢里面去!”

董卫国一喊,村民气焰立即下去了一些,双方仍然僵持着,

刘文平感到自己手心冒汗,回头和张建平互相看了一眼,下一步该怎么办?

正这个时候,突然有一个村民从山下跑了上来,一边声嘶力竭的喊道:“村长!不好了!不好了!田小琳又疯了!田小琳又疯了!”

村民们一听到那个村民喊的话,立即都惊恐的回头看去。

董卫国的脸色,也立即惨白的像是死人一样,嘴唇开始微微颤抖起来。

刘文平有些不明就里,看着村长,小声问道:“田小琳是谁?”

“她就是那两个女知青里,幸存的一个……”

“她疯了为什么把村民吓成这个样子……”

“她半年前和另一个女知青上山后,另一个女知青消失了,只有她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回来,还疯了,我们问她发生了什么事,她说遇到七郎神了,另一个女知青被七郎神给吃了!……后来她病好了后,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问什么都不知道……这怎么突然又疯了?难道和我们发现陈志杰的尸体有关?还是七郎神又……”董卫国说到这里,突然不说了,只是脸色异常难看的看了刘文平一眼。

“又怎么了?”刘文平觉得这里面有事情,立即问道。

董卫国咽了口吐沫,没有回答刘文平的问题,而是说道:“……我们先回村再说。”

这时候天空又是一个炸雷,四面阴风吹起,几个火把一下子被风吹灭了,众人立即安静下来,突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:“七郎神显灵了!……要吃人!”

声音凄惨,村民立即慌乱起来,好多人转头就开始向山下跑去。

刘文平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装着陈志杰骷髅的山洞,深吸了一口气,转头对张建平说道:“这次要热闹了。”

半个小时后,刘文平他们随着人群下了山,进到了村子里,虽然文化大革命结束,但村口在阴暗的光线下,仍能看到写满的革命标语,村里土路破旧,所有的村民几乎都站在一个院子的外面,一个年轻女人尖细的声音异常刺耳的传了过来。

王援朝在一旁说道:“真开始闹上了……”

“那个是田小琳?”张建平问道。

刘文平他们几个人加快了脚步,向那个院子跑去。

村民看到刘文平他们过来,就给让开了一条通道,有些村民满脸敌视的目光死盯着刘文平和张建平,似乎恨不得要把他俩给吃了。

刘文平感到四周众人传来的无形巨大压迫感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看向院子里面。

院子是碎砖和木板围成的,东角一个茅坑,旁边两个猪圈,散发出让人想吐的恶心气味,后面是一个三间屋的破砖房,没有玻璃,都是透明塑料布挡着窗口。

这就是村子里女知青住的地方……

村民没人敢进到院子里面,因为院子正中间正在发疯的田小琳。

田小琳穿着破旧绿军装,带着军帽,扎着两条长辫子。这个年轻女知青正在跳忠字舞,胸前别了五六个毛主席像章,手里一边拿着个破毛巾,一边转圈,一边挥舞,同时嘴里还在唱着东方红……

另一只手,抓着一只公鸡!

鸡在拼命咯咯咯叫着,拼命舞动身体,场面有些搞笑,但刘文平发现围在外面的村民,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惊恐压抑。

四周除了田小琳的歌声,居然没有一点响动。

刘文平旁边的王援朝看着那只鸡,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又要来了……”

“来什么?”刘文平问道。

王援朝还没等说话,突然田小琳歌声唱到了结尾:“……照到哪里哪里亮,哪里人民的解放……得解放!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唱的气氛欢快,摆了一个单手向上指天的造型。

然后大口喘着气,漠然地看着前方,这样静止了几秒钟后,突然田小琳尖叫了一声,把手握到了鸡脖子上,眼睛睁圆了,猛地开始拧起来,鸡只惨叫了一声,脖子就断了,田小琳仍不罢休,一圈一圈用力的拧,同时用有些神经质的眼神,看着围墙外面的人群,还有些兴奋。

直到那个脑袋,从鸡身子上拧了下来,立即一股血水从鸡脖子上喷了出来,喷到田小琳衣服上。

田小琳大口喘了几口气,然后突然把鸡脑袋向外面的人群扔了过去,那个方向的村民有妇女立即发出惨叫,然后田小琳哈哈傻笑了几下,突然把鸡没脑袋的身子举到了空中,用鸡身上的血往自己的脸上不停涂抹。直到抹得满脸血红,就和庙里那个巨大的脑袋一样。

等浇得半个上衣都变红了,就把鸡的尸体扔到了一边,然后一边大口喘着气,一边看着四周的人,突然喊道:“我是红卫兵小将七郎附体!你们这些反革命走资派反动分子给我听好!我要杀光你们,让这里血流成河,骷髅遍地,一个不留!……我保佑你们千年,你扒我老窝,不得好死,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田小琳突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人群里立即有人喊:“又要扒光了露屁股!”

人群一阵骚动,董卫国喊了声不好,转头对王援朝着急地喊道:“赶快和我进去把她按住,北京的同志在呢,不能出丑!”

王援朝却站在原地,说道:“不能碰她,她七郎附体,要变骷髅的……”

刘文平说道:“我跟你去制服她。”

董卫国看了刘文平一眼,点了点头,然后转头对王援朝说道:“你个鸡巴熊包,赶快去看看张大先来了没有?这个疯丫头,只有他能治!”

王援朝听到董卫国的话,忙不迭的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跑了。

刘文平、董卫国和张建平冲进院子当中时,田小琳已经开始解裤腰带,要褪去裤子,满身的血腥气,刘文平和张建平立即一边一个胳膊,先把田小琳拽住了,回头去看董卫国,却发现他直接跑到了屋里?

刘文平和张建平正在奇怪,董卫国已经回来了,手里拿着一捆绳子,田小琳被抓住后,也不反抗,只是一阵一阵的狂笑,然后死命的尖叫,然后突然恶狠狠的盯住刘文平,那种精神病人特有的眼神,让刘文平心里一阵阵发毛。

然后田小琳突然说道:“你是哪来的?……你想变成骷髅么?……让我把你吃了吧……”

然后田小琳就那么死盯着刘文平,由着他们把自己捆起来,然后董卫国说:“把她带到村小学那个地方去,那边宽敞,方便。”

“做什么方便?”张建平立即问道。

董卫国脸上表情尴尬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刘文平董卫国他们在前面,押着田小琳,后面跟着村民组成的大部队,几百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了村小学那里。

小学就是茅草和杂色的砖瓦搭起来的两个草棚子,四面透风,可能因为文革长期没有人使用,里面桌椅基本都被偷光了,只剩下两把残疾的椅子扣倒在地上。

地面是直接的泥土,刘文平他们进到教室里,外面的人群虽然几乎看不到屋内,但仍不肯散去。

这时候王援朝领着个人跑过来了。

那个人长得又黑又壮,烙腮胡子,穿着个破褂子,浓眉大眼,四十多岁。

人群看到他们两个一阵骚动,给他俩让开一条通道,进到了学校里面。

王援朝一看到董卫国,就说:“来了来了,张大先来了。”

那个张大先立即把兜子拿下,回头看了一眼田小琳,田小琳一看到张大先,愣了一下,然后立即露出牙齿,做出恶狠狠要咬人的样子,张大先似乎有些怕田小琳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从兜子里开始往外拿一些瓶瓶罐罐,又拿出一个拂尘,还带了一顶平板道士帽。

张建平在一旁看着,转头问王援朝说:“他要跳大神?这是封建迷信知道么?破四旧怎么没给这个人抓起来?”

“穷乡僻壤,你们城里规矩俺们学不会,这跳神还是有用的,田小琳上次发疯,就是这么救回来的。”王援朝一边盯着张大先开始转圈了,嘴里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一边说一边还在用手往外撒类似香灰的东西。

张建平还要说话,刘文平按了一下张建平,说:“不要上纲上线,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了,先看看再说……”

张大先一圈圈转,田小琳一圈一圈不停的转头,死盯着张大先,这样过了五六分钟时间,刘文平发现田小琳似乎渐渐安静下来了,好像真的有效果?……

奇怪……

田小琳渐渐的头不再来回摆动,而是开始看着前面,眼睛一眨不眨,王援朝在一旁说道:“我没骗你们吧?别以为你们北京来的,就什么都懂,这个跳神的东西,奇妙着呢……”

董卫国在一旁瞪了王援朝一眼,说道:“不要乱说话……”然后又转头对刘文平说道,“不过他说的倒是事情,半年前田小琳和另一个女知青上山回来后疯掉的时候,就是这个张大先给跳好的。”

这时候屋子中间的田小琳眼睛竟然已经闭上了,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,和刚才疯狂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张大先慢慢的走到董卫国前面,笑声问道:“村长,行了,让哪个大仙上她的身?”

董卫国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刘文平一眼,然后指了指山上七郎庙的方向……

张大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还是点了点头,继续唱了起来,只是歌词中,加入了七郎的名字,这样安安静静地过了十来分钟,突然外面已经安静下来的天空白光一闪,然后一个似乎就在头顶上爆炸的雷声,震得教室似乎都要塌下来了,刘文平被巨大的雷声震得心脏狂跳,突然看到田小琳猛地站了起来,眼睛也睁开了,圆得可怕,大吼道:“七郎神来到人间!还不快给我松绑!?”

吼声一落,屋外倾盆大雨立即下了下来。

屋子里几个人都被田小琳突然举动下了一跳,刘文平和张建平都大吃了一惊,难道真有鬼上身这种事情么?!

王援朝和张大先听到了田小琳的喊声,立即滚地下跪倒便拜,然后又立即忙着起身,去给田小琳解绳子。

绳子刚解开,田小琳转身上去啪啪打了张大先一个耳光,然后喊道:“你为何方小贼?竟敢唤我现身?……”

张大先刚想解释,田小琳却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刘文平,眼睛仿佛放出光芒一样,把身上的绳子抖落下来,然后径直向刘文平走来,然后站住了,一直死盯着刘文平,然后突然说道:“你是何人?自何处而来?”

刘文平感到疑惑不解,同时心脏狂跳,刘文平说道:“我叫刘文平,从北京来的……”

田小琳听到刘文平的话,似乎眼光闪烁了一下,沉默了很久,突然哈哈笑了起来,说道:“……你来晚了,你来晚了……有缘无份,可惜可惜!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为什么说可惜?你是说我和你有缘份么?”

“天机不可泄漏,至于能不能搞清这前因后果,就看你的造化了……不过造化弄人,造化弄人……遇到时,来得太晚……不如永生不见……”

刘文平听得莫名其妙,还想再问,田小琳突然转头问董卫国说道:“陈志杰的尸骨,上次我指点给你……你可找到了么?”

“找到了……找到了。”董卫国脸色发白,被田小琳看着,浑身似乎都在微微颤抖,“谢谢真神指引,谢谢真神指引。”

刘文平听到这里,脑海中仿佛有闪电劈过,陈志杰尸体事隔半年多被发现,难道竟然是这个疯子田小琳的指点?

“虽然陈志杰生前作恶多端,已经被我将肉身吸尽。但我仍然留他一副骸骨,你们可将骸骨取出,好生安葬。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董卫国脸上汗水都冒出来了,连忙擦了擦汗水,说道,“七郎大神,只有一件事情……还要七郎大神指教。”

“说!”

“就是我们虽然找到陈志杰尸骨,但却打不开那到铁门,不知大神能不能告诉我们,如何才能移动哪个水泥柱子?”

“那是我用神力封起来的,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做到的……我警告你们,如果谁再对我大不敬,这两个红卫兵尹丽丽和陈志杰,就是他们的下场!记住了么?!”

董卫国连忙惶恐的点头,一边不停地说道:“记住了,记住了……”

“你们胆敢把我七郎神神庙改成坟地,实在是胆大包天!……我要索命!……很快你村子里,就会有血光之灾,满村腥风血雨,尸横遍野,你们自求多福吧……”

董卫国他们几个听到了,立即脸色都变了,刘文平也吃了一惊,原来董卫国不是说改成什么气象所么?怎么又成坟地了?

董卫国连忙惊慌的问道:“……还有血光之灾?……还有什么血光之灾?请大神您……”董卫国刚说到这里,却不料田小琳突然刚才神经兮兮的气势一下子消失了,脸上表情一下子瘫软下来,身子向旁边一倒,摔在了地上。

几个人都愣住了,屋内立即一片压抑的寂静。

胜过“三体”, 超越常态的未解之谜? 你准备好了吗? -  - 真光 的博客

然后张大先突然跑过来,看了一眼,然后立即跪下来,朝天磕头说道:“恭送七郎大神……”

王援朝也立即跪了下来跟着磕头,三跪九拜后,张大先才满头大汗站了起来,说道:“大仙离魂了……”

王援朝在一旁说道:“那他刚才说的血光之灾?会不会是真的?”

董卫国没有回答王援朝的问题,而是转头问刘文平道:“刘同志,你看这个怎么办?”

刘文平想了想,说道:“今晚的事情,先不要外传,否则引起村民恐慌就不好了……你们总说的这个七郎神,有什么来历么?是杨家将里面的杨七郎?”

董卫国在一旁说道:“正是杨七郎,历史传说潘仁美要陷害杨七郎时,要人拿箭射他,可杨七郎会一样神功,叫做瞅箭法,只要他用双眼看着,那些箭就会飞到一边去,射不到他的身上,潘仁美看了后大怒,想到了一个办法,就是把杨七郎面颊上的人皮揭下来,盖在他的眼睛上,这才把他射死。所以上面庙里面供奉的七郎神才面部只有骷髅肌肉,却没有肉皮双眼……”

刘文平听到这里,一下子想起了庙里横躺在地上那个七郎神恐怖的脑袋。

“不错……杨七郎冤屈太大,死后传说被玉皇大帝召入天庭,当了站殿将军,但心性已经变邪,位列十大邪神……传说这个地方就是七郎当年下凡斩马的地方,所以才建了那个庙,目的不是祈求平安,而是希望七郎不要骚扰……没想到那个庙被拆了后,引来了这些祸事。”

“田小琳刚才提到的那个尹丽丽呢?她又是谁?”

“尹丽丽是和田小琳一起来的女知青,半年前有一天,有人来告诉我田小琳和尹丽丽入夜后一直没有回来,我听了,就立即安排村民上山去找,结果找到第二天傍晚,才找到田小琳,躺在后山一个野山坡上,昏迷不醒……”

“尹丽丽呢?”

“尹丽丽一直没有找到……后来我们把田小琳扛回村里后,田小琳先是说胡话,说什么陈志杰不要死,又说都是我杀的,又说尹丽丽变骷髅了,后来终于醒了,但却疯了,陈志杰是在他们失踪前一个月失踪的,当时我们就找得毫无下落……”

“没去庙里么?”

“庙里?!谁敢去啊?那里闹鬼。”

“闹什么鬼?刚才田小琳说那里被扒了后,被你们改成坟地了?”

董卫国和王援朝听到刘文平的话,互相看了一眼,董卫国才说:“扒坟地,是文化大革命刚开始闹的时候,一帮红卫兵小将干的,当时我们村子里有人去拦,还被他们活活打死了,说是封建残余。然后有红卫兵说什么狗屁邪神,都是封建糟粕,既然他这么邪,就把这地方改成坟地。”


......(未完)......

继续阅读《人性之暗面》第七章精彩内容。

http://item.btime.com/43rehu8j7fa8b7bn02eucugj004?from=browser40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