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真光 的博客

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这个男人却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放弃联姻,得罪富豪惹来杀身之祸  

2017-05-27 11:11:15|  分类: 趣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个男人却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放弃联姻,得罪富豪惹来杀身之祸 -  - 真光 的博客

(图文无关,图片来源于网络,故事纯属虚构)

“小姐怎么样了?”低沉醇厚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“还睡着呢,刚退烧。”张妈恭敬地回道。

“明天别让她出门。”司南渊单手握着话筒,声音沉着冷静。

“是。”张妈低声应道。

“张妈给我倒杯水。”在楼上躺着的卢静潇忽然下楼来。

“好的。”张妈声音有些不稳,“先生的电话。”

卢静潇脸色还是很苍白,接过张妈手里的话筒,刻意将声音放得精神点。

“南渊。”

“嗯。”司南渊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,“还头痛吗?”

“好了很多。”卢静潇有些有气无力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后天晚上……”司南渊还要说什么,酒店套房的门却响了。

“我还有事,先不说了。”司南渊低声说道。

“嗯。”卢静潇一脸苍白挂了电话。

司南渊抬眉望着进来的司默,脸色不悦。

“司哥,订婚礼服准备好了,现场也派人看着了。”司默将一个袋子递上去,司南渊用眼神示意他搁在一边。

礼服?不是跟自己喜欢的女人订婚,礼服有什么好看的?

次日

“卢小姐,你去哪儿?你的身体还没有好,小姐!”张妈慌慌张张地扔下手里正择着的青菜,从厨房里冲了出来,拉住了卢静潇的行李箱。

“张妈,放手。”卢静潇精致的脸上,脸色有些煞白,一双漂亮的眸子通红,一字一句都带着冷意。

张妈死死把着她的行李箱杆,眼神既是怜悯又是乞求,带着哭腔道:“小姐,你不能走啊,这样先生那边我无法交代的。”

“交代?”卢静潇冷笑一声,清冷的眉眼中都是决绝,“是他欠我一个交代,不过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。”

要不是她上了一下微信,还不知道她心爱的男人今天的订婚是如何轰动呢!

她说完,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大门走,动作利落决绝,纤瘦的身影还带着病后的踉跄。

“小姐!”张妈的声音已经带了一丝哭腔,“小姐……”

卢静潇心里也有一丝酸涩,但她只是皱了皱眉心,并没有停顿下来,头也不回地踏出了这间豪华别墅的门口。

张妈心里急得不行,又不敢追,这两个都不是好相与的主,得罪了哪一个她都没有好日子过的。

就在她犹豫的片刻时间里,外面已经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,她心里慌得不行,抖着手去拔电话。

另一边,青城最贵的大酒店,正在举行全城皆知的订婚宴。

商场新贵司南渊与本地企业龙头老大千金杨千媚正式订婚,场面轰动,奢华至极,两人站在一起像金童玉女般羡煞旁人。

司南渊携着杨千媚敬了一轮酒下来,面色略有些绯红,但是依旧双目清明,看不出半分醉态。

他本就是风姿卓绝的人,五官精致如同深刻,每一处的轮廓都完美深邃,带着年轻人的冷峻,又带着独特的沉稳气韵,每一个角度看过去,都叫人着迷。

“杨老还真是好福气,能够有司总这样的女婿,真是羡煞旁人!”一边的合作好友都纷纷赞叹。

才出道一年多,已经占据了青城三分之一的江山,如今又跟青城的土皇帝杨家联姻,这样的手腕和城府哪像一个二十九的年轻人?说不服老都不行。

“哪里,哪里,小司以后还得各位多加提点。”杨老眉眼都是笑意和满意。

在座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谁都能听出他的炫耀之意,整个青城敢叫司南渊小司的人,除了他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。

原本以为他老了,膝下又只得一个女儿,可以动动杨家的根基了,谁知道杨振明的命就是好,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女婿!还真是各种的羡慕妒忌恨!

就在这时候,司南渊的电话忽然响了。

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挂断了电话,若无其事地放回了衬衫口袋里。

可是他的手指还没有碰到酒杯,口袋里的电话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。

司南渊英俊的眉深深地皱了起来,他眉目温和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杨千媚,淡声道: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

杨千媚得体地点了点头,笑容浅淡高贵。

司南渊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,酒店外面是整片的海,恰好有海风吹来,吹得他胸前的礼花微微响动,刺目的红色映入他的深眸。

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滑动,接起了电话。

“先生--”那边的张妈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可声音里却又隐藏着更深的担忧,“小姐她,她走了。”

司南渊的双眸瞬间掀起了一股暗沉,他停滞了几秒,好像在消化张妈话里的意思。

“走了?”因为喝过酒的原因,司南渊的声音低哑得不行,带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。

“嗯,她拿着行李箱走了。”张妈一连串说下来,气都不喘,“我拉都拉不住。”

司南渊的脸色顿时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,他沉默了一会,才悠悠地吐出几个字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张妈其实还想劝几句来着,可他已经挂了电话。张妈拿着话筒,良久都没有动作,只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。

司南渊挂了电话,烦躁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来点燃,他猛的吸了一口,吐出了一口长长的烟雾。

真是要命,她一不在身边,就总是犯烟瘾。

司南渊将只吸了一口的烟支扔在脚下不断地辗压,神情阴沉。

走?整个青城都是他司南渊的,卢静潇你能走到哪里去?

当晚,司南渊喝得不省人事。

司默送他回别墅的时候,他整个人瘫躺在沙发上不肯起来。

“先生,喝碗醒酒茶吧。”张妈端着煮好的醒酒茶过来,眉目间都是满满的担忧。

“不喝?卢静潇呢?叫她来喂我。”司南渊哑着声音道。

“司哥,卢小姐已经走了,不在这儿。”司默心里也是难过,低着头默默地陈述给他听。

“走了?对啊--阿默,你查到了吗?”他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头痛欲裂地问道。

“查到了。”司默眉眼低垂,“卢小姐搬到了公司的宿舍。”

卢静潇的作息时间一向都十分规律,因为收拾东西花了许多的力气,她洗完澡出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伤春悲秋,直接趴在床上就睡过去了。

毕竟明天还要上班的。

宿舍毕竟比不了豪宅,舒适度下降了这么多,睡眠质量自然也不能保证,何况她还心情不好呢。

她早上七点半爬起来的时候,顶着两个黑眼圈叫了早餐,可是接过外卖早餐的时候,她的胃口都彻底没有了。

唉,这就是那什么--由奢入俭难啊,想当初刚出来的时候,馒头白粥也是一样的过日子。

卢静潇勉强地吃了一点,安慰自己,慢慢习惯就好。毕竟她再贱,也不能跟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。

她照常是八点四十分到的公司,将自己的桌面收拾了一番,也给植物淋了水。

司南渊进来的时候刚好九点,他经过她的座位时,脚步顿了下来。

卢静潇站起来,对着他行了个恭敬的礼:“司总早上好。”

司南渊板着一张冷峻的脸,看不出什么情绪,只是声音还带着一点宿醉的沙哑:“进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卢静潇也没有多话,一言不发地跟着他身后进去,还自己自动自觉地关上了门。

司南渊本来是想往办公桌的方向走去的,可听到关门的声响,忍不住回头将她揽到了怀里。

卢静潇不动声色地挣开了。

她气定神闲的撩了撩自己额前散落的头发,娇俏的脸蛋异常的冷清:“司总,上班时间不要拉拉扯扯,这样影响不好。”

“司总?”司南渊凉薄的唇扯出一丝轻笑,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,“不知道我的名字了?嗯?”

他的声音本来醇厚动听,可能昨天真的喝了太多酒,如今还是满满的嘶哑。

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司南渊。”卢静潇淡淡地抬起眉目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“分手?”司南渊又逸出一丝轻笑,这次直接将手捏上了她的下巴,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蛋,声音刻意暧昧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卢静潇本来已经被平复得很好的情绪又上来了,真想一脚踩上去,这个厚颜无耻的王八蛋!

“司总,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就下去做事了。”卢静潇忍住自己的脾气,沉着冷静地开口道。

“你能有什么事?你的工作就是伺候好我。”司南渊精致的双眸满是流光溢彩的深情,他一字一句呢喃道,“晓晓,别跟我闹脾气。”

卢静潇冷笑一声,直接拍掉了他的手掌。“是吗?司总,你这是逼我辞职的意思吗?”

“你敢?”司南渊的双眸瞬间暗沉下来,声音也染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警告意味,“就算你敢,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卢静潇还是那副淡然的样子,脸上一点的情绪都没有,不动声色的本领甚至更胜司南渊。

“我没有本事,多的人乐意帮助我。司总你说是不是?”卢静潇从他禁锢的怀里抽身出来,整张脸都是公事公办的一丝不苟,一字一句道:“我们各退一步,还是好同事,毕竟我一时半刻找不到待遇这么好的工作,你一时半刻也找不到这么合拍的秘书。不然--杨小姐我也认识的。”

司南渊暗沉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。

“卢静潇,你威胁我?”他双眸紧紧锁在卢静潇平静的脸蛋上,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怒意,“你明知道我的事,你还要这样?我司南渊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得相信?”

卢静潇脸上的神色还是毫无变化,一如既往的清淡,声音也是不紧不慢的:“司总,你有多少爱恨情仇跟我无关,我是无辜的,我想要的是简单的爱情,你给不起,就不要耽误我。”

她话说完,没有理会司南渊的反应,径直推开门离开了。

她走出办公室还不到两步,里面就响起了砸东西的噼里啪啦的声音。

估计又得打扫一会儿了,真特么的幼稚!

司南渊这一整天什么事都没有干,就盯着监控画面了,看的人自然是只有一墙之隔的卢静潇。

他越看越是烦躁,一整天一份合同都没有签,一份计划书都没有看,就看着那个女人有条不紊地处理她自己的事情。

卢静潇处理完最后一封邮件,又给明天排了简单的行程表后,就打算下班了。

可司南渊就是看不得她这么冷静,非得给她添点堵。

“卢秘书,今晚金碧辉煌那边有个应酬,你陪我去。”司南渊算准了时间出来,脸上淡漠疏离地吩咐道。

“司总,我今晚不是很舒服,不想加班。”卢静潇背起自己的包,低声地拒绝道,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歉意。

“那我也不舒服,我是不是可以不去了?”司南渊微微挑了挑自己的眉,端出了老板的架子,“要是每个人都这么推脱,公司还需要营业吗?”

卢静潇发觉自己竟然对这么蹩脚的说辞无言以对。

“好吧,我去。”卢静潇赶紧打断司南渊的话,他这么幼稚,她还能计较不成?反正拿人钱财也是要替人办事的,她自觉一点就是了。

金碧辉煌是本城最大的休闲娱乐会所,卢静潇打心底就排斥这种地方,来得极少。

金碧辉煌,能叫这个名字,当然也是名副其实的奢华。

“司总,今天怎么换人带出来了?”对方的客户经常合作,显然是认识公关部的秘书,应酬什么的,司南渊一般都是带她来。

“偶然换换口味也不错,这个不合张总心意吗?”司南渊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红酒杯的杯脚,随意地摇晃着杯中的猩红液体,说出的话也带着一股漫不经意的意味。

卢静潇站在他的身后,脊背挺直,面无表情。

“喜欢,怎么不喜欢?”张总顺着他的话说,一双眼带着油腻的目光往卢静潇穿着白色套装的身子上瞄。

“漂亮是挺漂亮的,可看着太正经,不像会喝酒的样子。”张总喝了一口酒,目光仍然腻在卢静潇的胸前,颇有经验地点评道。

司南渊也悠悠然地啜起了酒,性感而菲薄的唇轻轻张合:“陪酒确实是不行,陪睡倒是不错。”

卢静潇闻言脸色一白,随即翻涌起滔天的怒意,她托着文件夹的双手默默紧攥了起来。

司南渊特么的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!

司南渊跟杨家千金订婚的事已经是人尽皆知,张总昨天也在宴会上送了礼,看这架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

十成是之前养在外边的小情人,如今有了正宫娘娘,还不得清场了?正好顺水推舟送给他,卖个人情,拿下了这份合约。

连跟过自己的女人都能拿来算计,张总对司南渊也真是五体投地了。

“既然司总盛情,我也不好推却了。”张总越看卢静潇越是喜欢,随即叫道,“过来陪我喝杯酒。”

卢静潇精致的俏脸泛起一丝冷笑,淡漠地拒绝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会喝。”

“不会可以学的呀,我教你啊。”张总眉开眼笑地说道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不想学。”卢静潇淡淡地回复道,说话间带着一种凛冽的疏离感。

张总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起来,反倒是司南渊,似乎很是愉悦,饶有兴味地翘起了二郎腿,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杯中的红酒里。

不过张总怎么也是见过风浪的人物,并没有立即动气,反而带着劝慰的语气道:“美人,我知道跟司总相比,我是不及,但既然司总已经订婚了,牵扯太过就不够明智了,跟我不是很好吗?”

卢晓静淡淡瞥了一眼身侧不动声色的冷贵男人,侧脸还是一样的英俊内敛,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令人着魔的魅力,可她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冷漠。

现实总是令人失望的。遇到爱情的时候她曾幻想自己能够拯救他,结果却葬送了自己的一颗真心。

“张总说得似乎也有道理。”卢静潇忽然对着他嫣然一笑,将手里的东西搁置在一边,踩着高跟鞋慢慢地走近他。

(因文章篇幅字数有限,文章内容未完结!关注微信公众号“大阅书城”,回复“37”可阅读全部内容)

http://item.btime.com/469fc2jgduh96ga86pmahohmp0a?from=browser40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